讲座回顾|浙东法学讲坛第三十讲暨宁波立法研究院法学名家讲坛第34讲 “从浅绿民法到深绿民法”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2023-07-05  点击:

2023年6月17日傍晚,浙东法学讲坛第三十讲暨宁波立法研究院法学名家讲坛第34讲在法学院217报告厅顺利举办,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徐国栋受邀为法学院师生就“从浅绿民法到深绿民法”主题展开讲座,本次讲座由猫咪已满18从此进入教授刘满达主持,猫咪已满18从此进入部分师生参与聆听了此次讲座。


Vol.01 主讲人报告环节

讲座伊始,徐国栋老师将民法中的生态化发展程度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黄色”民法“浅绿”民法以及“深绿”民法,并展示了人吃动植物乃至于收获植物的伦理规则以及讲座的结论

第一部分“黄色”民法的起源与发展。徐老师首先为大家讲解了“黄色”民法之意,即“黄色”是完全人类中心主义的民法观。徐老师认为,有许多先贤法学家都持有这一观点。盖尤斯在《法学阶梯》中所描述的“人、物、先占”的三元式便是人类中心主义的体现;师承康德的萨维尼在其《当代罗马法体系》一书中主张法律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其法律关系理论遭到雨果的反对。对此,徐老师提出“环境法不挑战萨维尼就走不动”。随着时间推移,人类的理念更加先进。稍早于我国《民法典》通过的《波多黎各新民法典》实现了家养动物的民事主体化,这是《波多黎各新民法典》所做出的去人类中心化。

第二部分,浅绿民法是保障健康发展的民法。徐老师在这一阶段介绍了实现民法生态化的三种模式。第一个是苏联及随后的俄罗斯的大生态法模式,苏联的生态法包括自然资源法、自然保护法和其他部门法中的生态规范,它承认了民法具有调整环保关系的功能,民法具有绿色的使命。第二个是《阿根廷国家民商法典》第14条关于个人权利与集体关联权利的规定,此处的“集体关联权利”是一种新概念,关联集体(具有集体关联利益的群体)概念的创立,解决了现代社会人们地域联系多、联系渠道多元,而传统的集体概念不足以表现偶然形成的集体的现实的问题。徐老师认为不能简单地将《阿根廷国家民商法典》第14条称为绿色原则,应当称之为偶然关联群体的利益保护原则,比我国的绿色原则的含义要广。如今,“民法典绿化”是时代潮流。最后一种就是我国民法典确立的基本原则模式。我国民法典中绿色原则的确立历经了“确立”与“基本原则化”两个阶段。徐老师认为,我国采取的基本原则模式处在后发的地位,有自己的创新,并且将朱明哲教授称为“中国绿色原则的唯一超越性解读者”,认为朱教授是唯一一位将绿色原则解读为生态原则的学者并卓有创见。

第三部分,深绿民法。在这一部分中,徐老师从深绿民法的思想基础谈到民法从浅绿到深绿的具体操作。徐老师提到深绿民法的思想基础就是楼塌论,具体而言是悲观主义的人类未来论,“浅绿”讲健康发展,“深绿”讲适度发展或停止发展,“从浅绿到深绿”就是从人类中心主义到生态中心主义。在关于民法从浅绿到深绿的具体操作上,徐老师提出了六个步骤第一是客体去生,包括去动物,去植物,去真菌和微生物。第二是主体扩容。与第一步相对应的,这里也存在三扩:动物、植物、自然。第三步,主体设立依据要改变。即主角应由人改为人类集体,意志作用要被削弱,主体资格向未出生的、死者的、人类未来世代的、动物的、自然的开放。在此基础上,徐老师还向大家展示了松花江特大水污染事故、三清山巨蟒峰以及国外典型案例,来说明各国将自然物作为主体的具体实践,并多次强调修复生态环境的受益人始终是自然。第四是监护扩容,动物、植物、自然都是消极主体,都需要监护,人类基于优越性,应当照管非人类生命体和自然。第五,应当淡化所有权,强化占有权,实现代际正义。最后,徐老师提出,民法应当改名为“共生法”。在主体扩容的基础上,动植物既然都可成为主体,那么作为市民法的民法就再不合适了,而“共生法”可以作为可能的选项。

第四部分,人吃动植物乃至于收获植物的伦理规则。徐老师向大家介绍了各国关于人吃动植物的法律文件,提到了“有节制的吃,不浪费”、“人们再利用森林或农村树木时,必须考虑树木的生命周期、自然更新的能力、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人们要带着尊敬利用树木”、“要在作物或豆荚已干燥且死时才能采”、“绝对禁止为了取得木材或作其他用途而砍树”等观点,人类应当在保障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条件下,有节制地获取动植物。

在最后一部分,徐老师对讲座内容进行了总结。浅绿是人类中心主义下的健康发展,深绿则是以生态中心,放缓或放弃发展。徐老师在最后对未来民法作出了畅想,认为未来的民法一定与现在的民法大不一样。


Vol.02 与谈人交流分享环节

法学院教师朱朝晖首先就讲座内容,向徐老师表达了尊敬与感谢,并提出了三个问题:

①从侵权法的客体保护上来说,如果将动植物都列入主体范畴,是否需要进行区别式的保护?如果需要区别保护,那么是否会进一步涉及到不同主体之间的区别对待或者歧视问题?

徐老师回应道,朱老师的问题切中要害,我们泛泛地赋予植物以尊严,而在植物的类型中,又出台了《树木权利宣言》,同时对于动植物的保护,恐怕还难以逃脱动物中心主义,而在动物内部也存在家养动物与野生动物之分。动植物内部的种类也使得我们很难超越这种等级区分。

②设立主题的标准,将动植物纳入民事主体,认为内卡姆的观点仍然属于人为设定,这是否会导向实证主义的观点?

正如徐老师在讲座内容中所说,我们一方面在去人类中心主义,另一方面又逃脱不掉人类优越主义,因此会陷入一个悖论:人类保护动植物,到底是为了动植物本身还是人类自己?

③集体关联权利是否可以作为将来民法典绿化的基础?

徐老师从解释集体关联权利的角度回答了这一问题。集体关联权利来自于罗马法,利益有两端,即个人利益与人民利益,但缺少了中间环节,在既没有侵害全体人民,但被侵害的主体又不止一人的情况下,集体关联权利开始是以跨个人利益的角色出现,弥补了中空,是超个人利益的,进而再发展成弥散利益。弥散利益解决原告资格问题,我国民法的绿色原则与民事诉讼法中的代表人诉讼制度结合起来就可以发挥出绿色原则应由的作用。

讲座最后,刘满达教授代表法学院向徐老师表达了感谢并作了归纳总结。全体师生再次向徐老师致以最热烈的掌声。


(法学院教师与徐国栋老师合影留念)

上一条:讲座预告|浙东法学讲坛第三十一讲:国内和国际体育运动中的兴奋剂、假球和腐败 下一条:讲座回顾|浙东法学讲坛第二十九讲暨宁波立法研究院法学名家讲坛第33讲“环境法体系化的新思考”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关闭